首页 »

“甲午之耻”的前因与后果

2019/10/10 3:30:54

“甲午之耻”的前因与后果

贪污腐败酿成“甲午之耻”

 

日本九州福冈市有一个“定远馆”,那是用当年中国清朝北洋舰队旗舰“定远”的部件建造的一个带有庭院的单层别墅式建筑。在进门的铁门上,有个被炮弹洞穿的大洞,犹如流落异乡的游子眼角上巨大的泪珠!

 

“定远号”由清政府向德国订购,主炮305毫米、装甲最厚356毫米,排水量7000吨,当年号称“亚洲第一巨舰”。在甲午战中,定远舰不幸被日军鱼雷击中,其残骸被日军拖回日本,并用拆卸下的舱壁和甲板建造了“定远馆”,历百年风雨,依然大部完好无损,可以想见这艘战舰何等坚固。

 

确实,论“船坚炮利”,北洋舰队不逊于日本联合舰队,之所以酿成甲午之耻,李鸿章的话令人深思:“我办了一辈子的事,练兵也,海军也,都是纸糊的老虎,何尝能实在放手办理,不过勉强涂饰,虚有其表,不揭破尤可敷衍一时。”    

 

电影《甲午风云》有一个场景令人印象深刻。在黄海海战中,致远舰管带(舰长)邓世昌厉声责问炮手王国成:“为什么不开炮?!”只见王国成用颤抖的双手捧着一把沙子说:“邓大人,你看……”。“什么?(炮弹里)都是沙子?”

 

须知,那不是艺术夸张。据史料记载,在黄海海战中,中国北洋水师军舰曾多次发炮命中日舰,却没有爆炸。有次,一枚直径15厘米的炮弹击中了联合舰队主力舰吉野,且击穿甲板,但因那是一枚因军械局造假未填炸药的空弹而没有爆炸。如果不是那样,我们将无法听到邓世昌等“撞沉吉野”的吼声,致远舰也不会遭受被日舰鱼雷击中的命运。

 

但是,历史没有“如果”。对此,英国战地通讯员肯宁咸这样写道:“假如中国军队所使用的炮弹不是装满泥沙,他们在这次海战中原本是可以获胜的。战败主要不是海军提督的过错,而是军械局内利欲熏心官吏的罪恶酿成的。”

 

“以夷制夷”犹如引鸩止渴

 

随着黄龙旗在黄海上被炸碎,奉行“师夷之长技以制夷”,通过“官办、官督商办、官商合办”展开的洋务运动,也降下了历史帷幕。但是,“以夷制夷”的外交方针,却为中国近代化国殇埋下隐患。

 

1894年8月1日,日本明治天皇颁布《宣战诏书》,日本国内因此充满悲观气氛,东京、大阪的股票和债券暴跌。但是,随着战事逐渐向有利于日本的方向倾斜,日本“得陇望蜀”的野心毕露无遗,最终迫使清政府签署了“城下之盟”——《马关条约》。

 

签约前,日方要求清政府不得就相关内容咨询列强,但是日本试图独霸中国的野心很快被列强知晓。签约后仅6天,4月23日,俄、德、法三国驻日公使相继造访日本外务省,要求日本放弃“直接危及清国首府”的辽东半岛。此即著名的 “三国干涉还辽”。面对列强干预,日本政府御前会议最终决定,“即便对三国全面让步,亦不可对清国退让一步。”最终,日本以获取3000万两库平银为“补偿”,放弃了辽东半岛。

 

“三国干涉还辽”使日本认识到,列强是其对华扩张的障碍,认识到推行“以军备之大扩充为中心”的路线之必要。通过《马关条约》“赔偿”给日本的总计2.3亿两库平银(相当于日本当时年度财政收入约4.87倍),则为推行这一路线提供了“可能”。

 

有数据为证,日本军费开支在财政开支中的占比,1893年为9.8%,至1900年则升至17.3%,几乎增长一倍,日本产业结构也因军工需求而发生深刻变化。毋庸赘言,甲午战争为日本以后的对华侵略扩张,提供了重要物质基础。

 

清政府提出和实行“以夷制夷”政策的本意,是试图利用列强矛盾维护国家民族权益,但结果犹如饮鸩止渴。历史证明,维护国家民族利益最有效的手段,必须是自身强大。

 

日本“窃岛”始于甲午之战

 

今日中日钓鱼岛主权之争的隐患,始于甲午之耻。

 

1971年12月30日,中国外交部发表声明,强调钓鱼岛及附属岛屿属于中国。声明强调:“日本政府在中日甲午战争中窃取了这些岛屿,并于1895年4月强迫清朝政府签订了割让‘台湾及所有附属各岛屿’和澎湖列岛的不平等条约——《马关条约》。”翌年3月,日本外务省发表《(日本)政府关于尖阁诸岛领有权的基本见解》,称钓鱼岛并不附属于台湾,其归属和甲午战争无关。声明写道:“尖阁群岛一贯构成我国领土南西群岛的一部份,并且不包含在根据1895年5月生效的马关条约第二条由中国割让给我国的台湾及澎湖列岛之内。”

 

真相究竟如何?有史可依。1744年出版的中国官方文献《大清一统志》第280卷记载,中国至迟在1403年(明朝)时期,已发现并利用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。

 

至于日本外务省声明称:“自1885年以来,日本政府通过冲绳县当局等途径再三在尖阁诸岛进行实地调查,慎重确认尖阁诸岛不仅为无人岛而且没有受清朝统治的痕迹”,但1950年12月出版的《日本外交文书》第18卷明确记载:1885年11月24日,冲绳县令西村舍三在经过调查后禀报内务卿山县有朋:“如前呈文所报,在管下无人岛建设国标一事,未必与清国完全无关。”而根据1952年出版的《日本外交文书》第23卷记载,在中国甲午蒙羞后,日内务大臣野村靖致函外务大臣陆奥宗光,称“今昔形势已殊,有望提交内阁会议重议此事。”

 

甲午耻,犹未雪,中华恨,何时灭?中国军力已空前强大,中国海军已拥有吨位是定远舰10倍的7万吨级辽宁舰。想必安倍之流也很清楚,此甲午非彼甲午,今年是2014年,不是1894年。